中国足球总是带给球迷们无尽的失望,也总是在不经意间引发按捺不住的躁动。最近一周来,中国足球最热门的新闻,莫过于里皮“二进宫”回归担任国足主帅和陈戌源即将出任中国足协主席的消息。

5月24日上午,中国足协在执委扩大会议上宣布成立中国足协换届筹备组,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陈戌源担任筹备组组长。按照此前多家媒体的报道,陈戌源在足代会召开后担任中国足协主席一职几乎“板上钉钉”。中国足球的一次新的变革的指挥棒,可能历史性地将由一个“外行”来舞动。

在上港集团接手徐根宝的东亚俱乐部之前,陈戌源的个人职业履历和足球没有任何交集。作为一家大型国企和上市公司的掌门人,陈戌源可能自己都没有想到,六年前和足球结缘之后,自己的人生会有如此巨大的变化。如今,7月份将年满63周岁的陈戌源即将退休,等待他的不是安享天伦,而是一次跨界“变身”和一副中国足球改革的重担。

长江入海口,洋山深水港犹如一面征帆,远洋货轮在这里整装待发奔赴全球;黄浦江两岸,“垂直城市”拔地而起,全球领先的航运企业、机构争相入驻……上海这座通江达海的繁华都市日益彰显出“大码头”的国际范。改革开放40余年间,中国航运事业的历史性跨越在上海港的变迁之中,得到了最集中最充分的体现。

陈戌源是这个巨变的亲历者与见证者。从码头工人到上港集团的掌门人,他“每一天都目睹了上海港的发展”。

1973年,中学毕业的陈戌源听着样板戏《海港》踏进了海港,成为上海港的一名码头工人,在这里一干就是46年。回忆当年,陈戌源说:“那时,做一名海港工人是很伟大很光荣的事,而我能加入工人阶级的行列,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感到无比自豪。”

20多年前,上海港还是基本靠肩扛手推的人力码头。如果用足球来比喻,那个时候跟世界冠军比,上海港连中乙都算不上,并且差距是全方位的。后来陈戌源被安排去安特卫普港学习,港口的管理理念、码头装卸自动化程度,包括港口设施给他很大震撼。“上海港不是差几年,可能是差一两代。当时我就在憧憬,什么时候我们自己的码头也可以这样智能高效。”陈戌源说。为了心目中上海港的模样,陈戌源曾带领着同事们走遍了全球的著名大港,不断地学习取经。

如今,上海港已成为全球第一大港,集装箱吞吐量已连续9年世界第一,去年达到4001万标准箱,遥遥领先第二名。洋山深水港四期更是以全球最大的自动化码头闻名世界。陈戌源说:“国外很多港口企业和航运公司到洋山四期看了以后,对我们自主开发的系统很感兴趣,希望上海港能够帮助他们实现自动化改造。这意味着上海港将向世界进行技术输出。”

上海港的目标是到2020年基本建成国际航运中心,陈戌源曾表示,“上海港现在这个冠军成色并不是很高,现在是吞吐量世界冠军,我要拿的是真正航运中心的冠军。拿了一个数量的第一,当然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也是值得骄傲的事情,但是并不满足。对我来说,我们能够真正成为一个航运中心,一个世界瞩目的强港,才是我的最终梦想。”

在外界看来,这位现上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上港俱乐部的“老板”就是一个足球圈的“门外汉”,但这样一个“外行”为什么会成为呼声最高的中国足球掌舵人?

中国足协的历任管理者,基本都是体育系统内出身的干部。足协的管理架构,具有浓厚的行政色彩。直到现在,中国足协名义上的主席依然是由前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现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蔡振华担任,而在蔡振华之前,中国足协主席是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

在中国足协和足管中心管办分离前,中国足球也有过历任足管中心主任。职业化后,王俊生、阎世铎、谢亚龙、南勇、韦迪等人,也都是体育系统专业干部出身。其实不仅仅在足球领域,中国其他体育项目的领导者,也都是由体育系统相关人士管理,这是中国体育过去几十年的现状。

但在体育系统专业干部治下,中国足球这些年进步并不明显。“让专业的人办专业的事”,这是国家体育总局近几年来的改革思路。姚明出任中国篮协主席和刘国梁出任乒协主席,优秀运动员转型为管理者,这也成为各运动项目管理机构的“改革样板”,亟待改革的中国足球迫切需要一位足球层面的“姚明”,陈戌源也就此进入了总局的视线。新华社对此点评:陈戌源还是足球层面的非专业人士,因为中国足球找不到自己的“姚明”。

按照陈戌源自己的说法,从学生时代开始,他就喜欢踢球,踢的位置还和武磊相同,都是边锋。在接手上港之前,他还曾是多年的申花球迷,多次去虹口看比赛。但自担任上港俱乐部董事长,与中国足球产生交集以来,陈戌源从一个普通球迷成为职业球队的“老板“,2015年的全国两会,在习近平总书记参加上海团审议时,曾经和陈戌源聊起了足球,这令他很是难忘,深受鼓舞。

在中超掀起“归化热” 时,他曾表明不赞成引入无华裔血统归化球员的态度,“有人曾经和我多次讨论过,希望上港做外籍球员的归化工作,但我是不赞成这种想法的,中国足球要取得成功,但要老老实实把自己做好,不要走太多的捷径,不要以为捷径带来的胜利会长久”。

针对中国足球的跟风溢价转会,以及拜金主义等弊端,他也专门强调球员的爱国主义、荣誉感和社会责任感,“转会是足球市场的组成部分,让整个足球市场有活力。但我们坚决反对的是哄抬物价的行为,这一点所有的中超俱乐部都有共识,拜金主义的蔓延是对中国足球、俱乐部和球员自身的巨大伤害”。“我在这里真诚告诉所有球员,足球是高尚运动,不要让金钱给玷污了,扭曲了,如果以金钱放在第一位,职业生涯不会有前途,一个人真正的脊梁骨是信仰和理想。”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非常积极支持球员留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上港俱乐部对武磊留洋的开放态度,也成就了武磊今年在西甲的成功。

陈戌源说,足球改革说到底是俱乐部的改革,就是要建成市场化、专业化的运行机制,“否则只靠钱去砸,肯定不可持续,必须形成专业化市场化的管理水平,真正把这个产业做起来”。此前在接受上海媒体采访时,陈戌源曾强调了建立职业联盟的重要性,并就此提出了联盟运作、规程、市场化三原则,他的观点也得到了总局领导的赞同。陈戌源认为,中超联盟成立和起步后,推动职业化发展大有作为,可以帮助培育俱乐部形成自我发展。

在宣布完陈戌源出任筹备组组长后,中国足协新闻发言人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加快筹建职业联盟”将是新一届足协领导班子成立后的重要任务之一。由此可见,两方目标的一致性也是促成这次结缘的原因之一。

在航运业界,陈戌源的成就与实绩是公认的,在足球界,他麾下的上港队夺得中超冠军也令人侧目。无论是管企业,还是管球队,都体现出一种敢为人先、敢作敢为、大刀阔斧的风格,这可能正是中国足球目前所迫切需要的。陈戌源曾说过:“国企当家人一定要敢于担当、敢于创新。”

2015年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撤销足管中心,是中国足球改革史上一个标志性事件,2017年,《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出炉,足球改革中很重要的内容就是管办分离。之前中国足协在“去行政化”方面依然不彻底,还是为外界所诟病。在上层看来,用陈戌源这样具有丰富的大型国企和上市公司管理经验,以及较高政治素质的操盘手,来掌管中国足球,或许是让中国足球换一个活法的一种全新的思路。

据悉,陈戌源今年7月将年满63岁,已到退休年龄,从上港集团(包括上港足球俱乐部)领导岗位退下来之后,也正好符合“民间人士”担任单项体育协会主席的趋势。据人民网报道,接下来陈戌源将会尽快完成从上港集团离职的手续。据知名记者马德兴透露,陈戌源从上港集团来到北京主持足协的工作时,已经将原来手头的工作进行了移交。至中国足协正式召开足代会、当选新一任主席时,已经是一个脱离了原来国企的社会人,因而也就不存在外界所担心的与上港集团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马德兴也指出,陈戌源届时已经不再是体制之内的人士,行政体制下的那一套评价体系未必适用,这也就让陈戌源和新的中国足协可以更加细水长流、考虑问题更为长远。这也许是一种更有积极意义的改革尝试。

今年初在亚洲杯上的惨败,让中国球迷再次被国足之殇刺痛。然而,2022年世界杯的亚洲区预选赛预赛阶段今年9月又将开打,留给国足去悲伤的时间并不多。

中国足协此番宣布里皮回归与陈戌源出任中国足协换届筹备组组长,显然是希望将这两件事作为中国足球重启改革之路的标志性事件,希望在确定中国国家队新任主教练的同时,中国足协能够顺利完成换届工作,从而让中国足球重新走上正轨。

陈戌源认为,职业联盟的成立,将使得中国足球朝着更符合足球规律,更市场化的方向发展,有利于更好地为国足输送高水平人才。在他未来的任务清单里,除了搭建职业联盟体系外,还有国足冲击2022卡塔尔世界杯的核心任务。重新出山的里皮,和即将新官上任的陈戌源,会擦出怎样的火花?“陈皮组合”会给国足带来怎样的改变?这一切,都给人带来丰富的遐想空间。

新民晚报认为,里皮将在一个可能更有利于自己开展工作的平台,搭建国足体系。在他身边,一届新的中国足协,一位新的足协主席将提供更有效的支持。

的确,陈戌源的一些理念与里皮的治军之策,有不少契合之处。比如过去几年上港在青训投入上每年都达到亿元级别,一线队这几个赛季内援市场零投入的背后,体现着陈戌源愿意给自家青训球员更多机会的思路。而里皮也曾对足协官员剖析:中国足球要真正提升,必须大力发展青训,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培养更多青训教练,发展校园足球,如此才能培养更多优秀的球员。当初里皮的“大国家队”构想中,正是希望通过不同年龄梯次的队伍来增强国足战力。

当然,外界也有一些担忧,比如在归化球员的问题上。陈戌源曾表明过不希望通过归化球员走捷径的态度,而里皮在2016年首次出任国足主帅时,便向中国足协提出了引进归化球员的想法,但当时时机并不成熟只能作罢。近日,埃尔克森等球员有望归化为国足征战的消息又被炒得火热,这是否是陈戌源的思路转变,尚未可知。

样板戏《海港》中有这样一句唱词:“自从退休离上海……”如今,当年听着《海港》走进码头的陈戌源,也将在退休之后离开上海去接受新的使命。不知道这个“程序员”,会给中国足球的发展之路,写出一段怎样的新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