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海光、李中华、朱有宏、鲁妙生……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上海足坛,这几个名字和现在的申思、祁宏、吴承瑛一样,风光无限,光彩夺目。

1983年的江湾体育场,正是这些人,帮助上海队夺得了历史上的第一个全运会冠军。20年过去了,宝剑入鞘,马放南山,当年的英雄早已归隐山林。只不过,曾经在一片绿茵场上呼吸相同空气的昔日明星们,如今早已劳燕分飞。

在中国足球史上,上海籍运动员柳海光的名字绝对占据了相当重要的位置。作为几乎横贯整个80年代的国家队主力前锋,柳海光在国际A级比赛中为国家队共打进36个进球,这个纪录至今无人企及。他和马林的“海马”组合到目前为止依然被公认为是历届国家队攻击力最强的一对锋线搭档。柳海光最为人熟知的是在1988年奥运会预选赛对日本队的比赛中攻入的那个经典进球,正是那个进球帮助中国足球第一次走出亚洲,也为他战胜了一些世界大赛的冠军,破天荒地赢得了全国十佳运动员的称号。

1990年退役后柳海光选择了下海从商,最先是经营净水器行业。接着又和一些朋友涉足另外一些商业领域。短短10年间,柳海光先后以自己的名字创办过海光净水器销售中心、海光装潢工程公司、海光广告公司、海光阁酒家、洁特白日用化学用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等。由于自身的名人效应,加上自己的努力和圈中好友的帮忙,柳海光在商海上的成绩也非常突出。尽管没有绿茵场上的骁勇,但柳海光也曾获“来自体坛的优秀企业家”称号。

目前柳海光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自己的广告公司上,在圈内颇具知名度。几天前在几个上海队老队员一起到医院看望张惠康时,柳海光专程赶来。多年的经商经历,柳海光身上已经很难再找出足球运动员的一些影子。除了1.85米的身板,光看外表,你几乎很难相信这就是那位当年在绿茵场上叱咤风云的射手。柳海光比以前胖了不少,一身休闲打扮,加上一个不离身的公文包,说话不紧不慢,有条不紊,俨然一位“儒商”。离开足球场多年,柳海光的生活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太忙了,现在整天基本上就是看球,没什么特殊的状况,还可以。”从言语中,可以听出他对生活的满足。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上海滩,说起“小头”李中华,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1.72米的个子在足球运动员里虽然不算高,但李中华奇快的速度,加上娴熟的过人技术,让李中华成了当时沪上最炙手可热的球星之一。20多年过去,如今沪上的一些足坛元老私下议论时,仍然公认李中华是第一快马。

1989年退役后,李中华原本想出国,结果因故搁浅,最后也选择了下海经商。最先他创办名噪一时的绿茵海鲜城,后因为海鲜城所在的海宁路、吴淞路动迁,李中华的第一次创业只得宣告结束。之后,脑子活络的他又和几个朋友搞起了外贸生意和一些投资,几番沉浮,加上不太愿意受人束缚,李中华下决心自己搞企业。5年前,他开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李中华商贸有限公司,主要经营“李中华牌”运动衣和一些球类用品。最近几年李中华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外贸上,虽然辛苦,但李中华也自得其乐,“我的客户都是些老熟人,比较稳定,自己也省力些。”

离开足球圈多年,李中华的心一直给这个黑白精灵留着不小的空间。前几年的上海明星队,李中华就是教练,麾下有罗中旭和上海影视界的一些名人。而由他公司创办的李中华杯业余足球邀请赛已经举办了三届,在沪上已经小有名气,今年据他说还要搞。除了搞些足球赛,李中华自己还是上海老年足球队的队员,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要踢上几脚。“现在老了,跑不动了,前几天和闸北一个高中队踢,最后也没能拿下。”言语中,李中华不禁感叹岁月蹉跎。

对于足球,李中华一直有很重的情结。女儿从三年级开始就被他送去踢球,到现在初三了,踢了有7年了。当初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李中华周围不少人都劝他,把漂亮的女儿送到足球队去是不是不太合适,甚至连妻子也为这事生了好几次气。可李中华有自己的想法,之所以这么做,倒也不求孩子出名,而是为了让她学会吃苦,“踢了足球就知道了,没有什么苦是不能吃的,这对她以后成长有好处。”几年下来,女儿现在已经是市体校的女足二线队队员。对于女儿的将来,李中华倒也不强求,“也不一定就非得踢到上海队、国家队,我没给她定目标,以后的路怎么走全看她自己选择。”上个月,李中华和妻子一起又开了家名为“丝丝小厨”的饭店,店名是以女儿的名字取的,足见小两口对女儿的喜爱。

如果说上世纪90年代上海足坛的多面手要属范志毅的话,那么在范大将军之前的80年代,这个称呼则非鲁妙生莫属了。从进上海队到34岁时退役,鲁妙生几乎踢过除门将之外的任何位置,前锋、前卫、后卫,无论哪个位置,鲁妙生都给老一代的上海球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89年退役,从小在虹口区长大的鲁妙生选择了在离家近的虹口体育场工作,而且一干就是14年。从当初的虹口足球场业务部到现在的虹口足球场鲁迅公园联合发展公司,鲁妙生的工作始终如一,兢兢业业。无论是比赛、大型活动的申报、接待、联络、安全、票务,还是每年的“新民晚报杯”暑期中学生足球赛这样的基层青少年赛事,都可以看见这位当年的“多面手”忙碌的身影。今年的晚报杯报名,虹口区有100多个队报名,又一次名列全市第一。对于这些,鲁妙生从不计较,″能为青少年足球做点事情,也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应该的。″在中学生眼里,鲁妙生的名字或许有些陌生,但一些学生的家长来报名时却经常被眼前的鲁妙生“吓”一跳,“侬是鲁妙生啊?怎么变了介许多啦,怎么想到来搞小孩子足球赛了?”回过头,家长总会好好“教导”一下儿子,“这个叔叔以前老有名的,踢得老灵的,你以后要是像他这样就好了。”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鲁妙生总是一笑了之。

1994年搞职业足球的时候,很多离开过足球的人都回来了。回想起那段时光,鲁妙生也承认自己动过心。“毕竟自己心里还是离不开足球的,当时真要努力一把,完全能做个教练,那现在也就能风光一把了。”但行事谨慎的他当时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留下。说到昔日的队友或成为著名教练,或开公司赚大钱时,鲁妙生总是十分坦然:“我对现在的工作很稳定,我自己也很满意,生活上求稳定而已。”20年过去了,鲁妙生始终没有挪窝,和当年一样,还在踏踏实实地当一名基层的“竞赛干部”,一名培养上海足球后备力量的“多面手”。

8号朱有宏,一个曾经响当当的称号。在80年代的上海足坛,同是高中锋的朱有宏和柳海光堪称一时瑜亮。相对而言,柳海光在国家队成就更高,而朱有宏则对上海队的贡献更大。作为上海足坛有史以来最出色的中锋之一,朱有宏以自己全面的技术,绝佳的门前意识,成了80年代那一届老上海队独特的商标。

1992年退役后,朱有宏到上海最早的业余足球俱乐部中纺机足球俱乐部担任教练一职。十年下来,除了当年短暂地到福宝俱乐部带队冲击甲B之外,朱有宏就一直在中纺机俱乐部教球育人。5年前,俱乐部搬到杨浦区时代工业学校内,和这所中专一起合办一个足球特色班。几年下来,俱乐部的规模变大了,朱有宏也从当初的教练变成了现在的副总经理兼总教练。和当年那个典型的“机会主义者”不同,现在的朱有宏无论做什么事都讲究扎实、可靠。“培养孩子的事情,不能有半点马虎,要不然对不起人家,也对不起自己。”

几天前朱有宏和当年的老队友柳海光、李中华他们一起去医院看望张惠康,几个师兄弟坐在一起,说到朱有宏时大家都觉得他变化最少。对于自己目前的生活,朱有宏感到很满足,“凡事不能和人比,只要自己觉得做的事情有意义,心里舒坦就行了。”回忆以前,最让朱有宏感叹的是踢球的环境,“以前我们拿全运会冠军,给我们主力加了三级工资,从原来的36块钱加到100多,当时已经觉得是不得了的事情了。现在你看,一场比赛的奖金都可能有10万。”本报记者徐东海记者周国强摄